>  资讯 频道

梁文道、张悦然、双雪涛:百年后的文学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宝珀·理想国青年文学论坛:百年后的文学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宝珀·理想国青年文学论坛:百年后的文学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2018年12月21日下午,当代顶级腕表中最具创新能力的瑞士品牌宝珀Blancpain与出版品牌理想国继续合作,在首届宝珀·理想国文学奖评奖之后,继续开启“宝珀·理想国青年文学论坛”。

  宝珀·理想国文学奖组委会将不定期组织青年文学论坛,邀请青年作家谈自己的新书,谈创作,更自由地表达自己。

  在论坛首场北京站的活动中,由宝珀·理想国文学奖发起人梁文道先生和第一届宝珀·理想国文学奖决选名单作家张悦然、双雪涛一起大胆提问:“一百年后的文学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三位嘉宾从各自对于未来文学的预言聊起,谈到了各自对于文学的理解跟态度。

  本场活动宝珀品牌代表中国区副总裁廖信嘉先生、市场总监张淼女士亦莅临现场。

梁文道谈到张悦然一直在坚持的文学杂志《鲤》梁文道谈到张悦然一直在坚持的文学杂志《鲤》

  活动的开始,梁文道谈到张悦然一直在坚持的文学杂志《鲤》,在最新一期的杂志中,邀请到了他在内的24位作家对未来的文学进行预言。

  张悦然说收集整理完作家们的未来预言后,发现这是一份非常消极的问卷,不仅消极,而且对文学感觉有摧毁性的,其中很多作家预言到诺贝尔文学奖将消失。不过她觉得并不可怕,作家永远是在唱衰的,在唱衰里面,也包含着希望,包含着他们想要看到的新的可能性。

  在活动中三位嘉宾也谈到了作为共同回忆的文学作品,相较于八十年代的文化热、文学热,现在越来越难有文学作品成为大家的共同回忆。

  对于这个问题,作为创作者的张悦然与双雪涛都认为,成为共同记忆的文学作品当然是幸运的,它承载着一代人的记忆,在一代人的生命里面留下很深的印记。但是文学的目标和方向并不是这个,对于作家来说,是否要写出来一个成为一代人共同记忆的作品,并不会是一个考量的标准。

  三位嘉宾也在活动中谈到前不久刚刚落幕的“匿名作家计划”,梁文道认为相比于上一代作家,年轻一代的写作者其实在文学上面的企图心更大。他也提出一个好的小说家应该要保持探索性,应该要思考:只有小说能够做的事情?

张悦然认为青年作家们更愿意尝试新的风格,探索小说的可能性张悦然认为青年作家们更愿意尝试新的风格,探索小说的可能性

  作为“匿名作家计划”的发起人,张悦然认为在比赛中青年作家们更愿意尝试新的风格,探索小说的可能性。

  而作为参赛者的双雪涛,他提到文学现在的形态变得很潜在,游戏、电影很多都需要文学的帮助,文学的样态变得更业态,它深入到各种各样的艺术门类里。

双雪涛:《翅鬼》有点像那时候精神的日记双雪涛:《翅鬼》有点像那时候精神的日记

  在谈到双雪涛最新出版的新书《翅鬼》,这本书是他早期的成名作,他说到:现在翻看《翅鬼》,有点像那时候精神的日记,是一个真实的、直观的写照,没有这个开头也就没有他后面的创作,从内心里,他还是比较喜欢《翅鬼》的。

  关于宝珀·理想国青年文学论坛: 青年与文学,更自由地表达

  宝珀·理想国文学奖自今年3月启动以来,历时半年,吸引了近百部小说参评。首届文学奖得主已在2018年9月19日产生。

  梁文道在文学奖启动仪式上曾表示文学奖是宝珀和理想国为了当代中国创作者提供的嘉年华活动,而同时这场一年一次的文学盛宴更多是属于一个长期规划的青年文学论坛的一部分。宝珀·理想国文学奖组委会将不定期组织青年文学论坛,邀请青年作家谈自己的新书,谈创作。

  宝珀·理想国文学奖由瑞士高级制表品牌宝珀Blancpain与文化品牌理想国联合主办,评选对象限定45岁以下用汉语写作、在大陆地区出版过中文简体版作品的作家。奖项设立的目的是发掘有潜力的文坛新锐,支持有才华的青年作家,推广兼具文学性与可读性的中国当代文学。青年作家能否更自由地表达自我,决定了华语写作的未来。文学是时间的延长线,宝珀·理想国文学奖等待恒长坚持在写作上的青年文学,寻找一笔一划如手艺人般炼字的未来希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