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技 频道

悦刻全球首家开业 2020电子烟会好吗?

IT时报见习记者 李玉洋

“断电”是最近一个与电子烟产生联系的高频词,去年11月,国家烟草专卖局、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通告,不得通过互联网销售电子烟。因此,一些电子烟品牌早已把铺货重点放到线下。

至少悦刻是这样的,1月11日,悦刻全球首家旗舰店落地上海吴江路步行街。除了上海,悦刻还在北京798艺术区也发布了一家旗舰店。悦刻方面称:“旗舰店将成为悦刻继续探索智能零售赋能店主、践行‘守护者计划’的第一阵地。”

截至2019年底,悦刻专卖店数量超1500家(40%专卖店位于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店中店(开在网吧、KTV等里的零售店)在15城已开业100家,自动售卖机目前已铺设2000多台,覆盖终端场景33种。未来三年,悦刻计划投入6亿元开设1万家门店,并向下沉市场渗透。

人脸识别进门店

上海这家旗舰店面积约150平方米,是普通专卖店面积的7倍;除了售卖区,还设置了互动体验区和游戏区等区域,用于粉丝社交、互动体验以及用户服务。譬如,店中央的智能机械臂可根据消费者需求自动调配专属口味烟弹,一旁的激光雕刻机也能为顾客制作专属烟杆。

值得注意的是,为避免未成年人购买电子烟,该店配置了悦刻研发的“向阳花系统”,防范未成年人购烟。一名店员告诉记者,门店入口处的智能摄像头会判断出进店者的年龄,一旦有疑似未成年人进入,店员将在手机端收到预警信息,劝其离开;等到购买结账时,只有经过“姓名 身份证 人脸”三重验龄通过的消费者才能完成购买。

人脸识别会泄露用户信息吗?对此,悦刻联合创始人、渠道销售负责人蒋龙表示:“向阳花人脸识别算法来自旷视,已和公安系统打通,人脸只用于比对,本地不存储信息。”在回答记者未来是否会在网吧、KTV等店中店采用人脸识别的提问时,蒋龙表示“这就需要根据对方需要来部署,如果他们需要的话就使用”。

电子烟的线下门店被品牌商视为出货关键,根据不同产品定位,渠道拓展有所不同,一次性产品更多地偏向于零售终端的渠道,像便利店、零售店、自动贩卖机等;换弹式的渠道相对丰富一些,既有品牌直营店,也有品牌授权加盟店等。

悦刻基于哪些考虑开旗舰店?新零售负责人王陶表示要将旗舰店作为品牌“文化发酵地、粉丝/品牌沟通纽带、个性化体验打卡空间、智能零售实验室以及行业服务标准新探索”。未来,电子烟小课堂、神秘烟弹品鉴沙龙等活动都将陆续落地于旗舰店。

All In线下渠道

目前,电子烟被归属于3C产品,在线下销售不需要获得烟草销售的相关政策批准。而且烟草、酒类以及一些食品类本来线下的销售势能就远高于线上,悦刻电子烟CEO汪莹就表示悦刻的线下销售更多,销售额大概是“1:2、1:3”。

当然,线下渠道拓展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只能靠品牌方的带货能力自证。王陶以厦门某3C数码店为例,称该加盟商在两家门店放入部分悦刻产品后,第一个月就实现一万元的毛利,占原本该门店每月毛利的三分之一,相当于50台小米手机、20台华为手机的利润。

据了解,大部分电子烟品牌均是委托代工厂以加工贴牌的方式生产,通常出厂价格为60元左右。四到五倍的加价率,是行业通行惯例。然而,留在电子烟品牌商手中的利润也不多。

据《燃财经》报道,铂岚电子烟创始人兼CEO孙海铭说:“品牌利润20%,贸易商利润30%,终端利润50%。国内市场,大致如此。”这也意味着,进入流通环节的电子烟,利润的80%都分给了渠道。

品牌怎么在渠道口中分得更大利润?蒋龙透露,悦刻以旗舰店的智能化运营作为起点,计划2020年上线门店管理系统“悦掌柜”,实现所有门店的数字化升级,并逐步向无人门店、智能供应链方向转变,零售体系将更会“思考”。“基于对人货场完整数据流的纵向数据分析,了解消费者行为画像、管理终端渠道以及产品的生产与物流;横向数据的同时打通,对于悦刻整体业务效率也可实现质的飞跃。”他说。

品牌商除了加大投入线下市场,也选择了出海。蒋龙表示,2019年悦刻的海外业务收入占总营收比例达20%,今年的目标是超过25%。

2020年,电子烟品牌线下竞争愈发激烈,尽管目前关于电子烟的国家标准尚未正式出台,不过将电子烟纳入到控烟管理条例的呼声甚高。扩张速度、运营效率或产品品质,尤其是践行企业社会责任,都成了品牌占据市场份额的利器。

返回顶部